identify

依然还在中二期www

堀桑大美人!快到碗里来(以前刻的撒qqq

送给小伙伴的礼物……我特么劳模么

本次目标。小伙伴的生贺礼。galgame狂热小伙伴我受不鸟你惹!现在已经刻了一半?刻章伴奏为银勺子⬅️这就是为什么效率那么低了qqqq

哪怕在梦中[魔笛magi][阿里巴巴×摩儿迦娜]

·设定在白龙君半发卡后、三小强分手前(什么说法…

·cp定向应该是阿里巴巴×摩儿迦娜(本来想含练白龙×摩儿迦娜的,但写到最后发现写不出来)

·会有奇怪的、疑似摩儿迦娜视角出现,但总体应该算是第三人称视角叙述

·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奇怪之类的,实在不行右上角红色按钮

 

 

“回故乡去吧……摩儿迦娜。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现在这样真的好么?

跟随着阿里巴巴先生和阿拉丁,一路欲去报答他们,却不断被他们帮助,也结识了许多人……

 

初春的阳光慵懒得穿透薄纱般的窗帘洒进屋内,纯白的房间室内布置被日光晕得更为晃眼。摩儿迦娜蜷曲着身子躺在床上,细微的阳光溜进她微眯的淡红色双瞳。摩儿迦娜下意识地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脸颊旁的碎发弄得她一阵瘙痒。

 

唔,想不出来啊,不知道该怎么办……

 

或许是抱着些许无奈与烦躁,摩儿迦娜随手向床边的墙壁敲去,意识突然有些清醒,原本能准确无误击中要害的一击在运动过程中被硬生止住。有些尴尬的摩儿迦娜鼓起了脸颊。

 

啊、不可以,这样又会给阿里巴巴先生和阿拉丁添麻烦了。

 

 

 

“摩儿姐姐,我们可以进来吗?”门外稚嫩的童声传来。

“喂,等下!我说阿拉丁,直接进去不要紧吗?”

“诶——你在想什么啊,阿里巴巴君。好奇怪,是被辛巴德叔叔感染了什么的吗?”

“阿拉丁!”

 

“嗯,不要紧,请进吧!”以尽快速度让自己看起来比较得体的摩儿迦娜为了避免麻烦直接忽略了两人在门外的一番对话以及类似掐架的声响。

 

幸好刚才止住了……

 

进入房间后,阿拉丁毫无违和感的一跳,扑上摩儿迦娜原本整理好的床铺,还不忘撒娇般地尽显体型较小的优势在床上不断滚来滚去。伴随着这位小magi,周围的rufu也随之柔和起来。

 

而与之相反的阿里巴巴则显得十分局促,眼神在放空、周围家具与摩儿迦娜之间无目的地游离着。时常被目光扫到的摩儿迦娜只是静等发话。

 

阿里巴巴干咳一声掩饰尴尬,“阿拉丁,你别闹了。不要跟我说你小子忘了来这里干什么。”

 

在床上滚到一半突然止住的阿拉丁,挺了挺身子,一下子跳了起来。“摩儿姐姐,我和阿里巴巴讨论下来打算和摩儿姐姐一起去一次街上,陪摩儿姐姐去逛街。唔……可以的话明天怎么样?”

 

看到眼前的女孩身子略微一震,阿拉丁继续说了下去“因为嘛,摩儿姐姐不是一直陪着我们吗?我们也想为了摩儿姐姐做些什么……”

 

“不,不用了。我是想要报答两位所以才……”

 

“不可以!这次就算是绑的也要把摩儿姐姐绑过去哟!之前阿里巴巴君就是这样说的!”

 

突然被点到名的阿里巴巴立即拿出一副被出卖的神色惊叫着“咦!阿拉丁你不要讲!要是摩儿迦娜动真的我绝对做不到,不不不,应该说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做不到把摩儿迦娜绑过去干某事这种情况!”

 

“果然我还是……”

 

阿拉丁故作失落般泪眼汪汪的容样突然出现在摩儿迦娜眼前,前者还不忘眨巴眼睛,后者则是误以为自己欺负了什么珍惜小动物。

 

“好了啦,摩儿迦娜,你看阿拉丁那么期盼你能去,你就不要再拒绝了。”看着阿拉丁撒娇气场不减,有些头疼的阿里巴巴顺手一把拎起阿拉丁。

 

这小子……

 

确实有些母性大发、略微动摇的摩儿迦娜木讷地点了点头,发出含糊的“嗯、唔”声,看着被生生拎起自由摇摆的阿拉丁有种想去制止阿里巴巴的冲动。

 

“摩儿姐姐最好了!”阿拉丁在被拎着的过程中不忘一边随意胡乱踢动,一边送上灿烂的微笑。

 

都说小孩子的夸奖是发自内心的,鲜少有被称赞的摩儿迦娜不觉红了脸,鼓起了腮帮子。

 

虽然一直被公主抱,但很少看到抱他的人的笑容的阿里巴巴也跟着少女般的脸红。

 

“啊、啊。周围的rufu变成粉红色的咯,阿里巴巴君。”掩嘴轻笑,抬起头来小声讽刺的阿拉丁被阿里巴巴报复性地松手落地。“阿里巴巴君你就是不受欢迎!”阿拉丁留下这句话便夺门而出。

 

心里满是:怎么把我留下了!的阿里巴巴很快便冷了场。

 

“唔,这个主意是阿里巴巴先生提出来的吗?”

 

“诶?怎么会知道……”

 

“总觉得阿拉丁不大会想到,这样子的……真的很感谢你们,希望阿里巴巴先生待会儿看到阿拉丁能帮我转达一下,谢谢。”摩儿迦娜真诚的鞠躬弄得阿里巴巴不知所措,急忙先答应下来,然后再用荒唐的诸如“啊,师傅之前找我有事”之类的话赶快脱身。

 

但是阿里巴巴先生,迦尔鲁卡先生不是说过今天要和雅姆莱哈小姐就剑术与魔法好好进行讨论的吗?

 

 

 

 

 

午后,摩儿迦娜在马斯鲁尔的指导下继续进行训练,阿里巴巴和阿拉丁很好地利用了师傅们的学术讨论,躲在训练场一旁的阴影下品尝着辛德利亚的美味,小憩同时不忘看着如今难得一见的稀有民族,两位法那利斯的精湛对峙。

 

天生就战斗力破表的两位每一击飞踢、每一次挡下都免不了激烈碰撞的巨响,一旁观战的阿里巴巴和阿拉丁单单是听着都隐隐觉得生疼。

 

 

“阿里巴巴君,好闲呐”阿拉丁垂下脑袋,圆鼓鼓的脸在大理石的台面上左右滚动。

 

“呐呐,我们去那里好不好啊!”这位年轻的magi双眼依然熠熠生辉。

 

很明显,“那里”,你懂的。

 

 

 

 

 

 

被众多漂亮大姐姐簇拥着的阿拉丁仗着年幼的资本,毫不掩饰的一边说着什么“最喜欢大姐姐们的胸部了”一边继续挤在人群之中发出阵阵傻笑。

 

所谓的命中注定之人,大概就是指无论你在哪家夜店,指名的永远能是同一个人吧。在被伊丽莎白好好摧残一把之后衣衫褴褛嫣然失魂的阿里巴巴终于引来了人生的光明——伊丽莎白被紧急调度。

 

和阿拉丁一同在漂亮大姐姐的怀抱中享受人生的阿里巴巴仿佛看到了在迷宫及之后的初次战役中拼了命活下来的意义。

 

 

 

“仙巴王,阿里巴巴和阿拉丁先生呢?”

“哦,他们啊”辛巴德微眯双眼,干笑一声,一旁的贾法尔则是较为无语地低头掩面。

“贾法尔。”

“属下在。”

“就麻烦你带摩儿迦娜小姐去找一下两位吧。”贾法尔先是一脸:喂喂,不要把什么麻烦事都推给我啊,你实际上是想偷懒吧。随后便十分得体的为摩儿迦娜带路。

“摩儿迦娜小姐,我希望您能在看到之后的场景保持冷静,尽力做到不要毁了附近商圈。吾王经常光顾那家店的……”当然,最后那句贾法尔说的很轻。

仍不明情况的摩儿迦娜只得点点头,继续跟着贾法尔在小路间穿梭。

 

 

 

当摩儿迦娜开门后看到一身红唇印并在一群年轻貌美的姑娘之中的阿里巴巴后着实有猛踹地板的冲动,而当看到一旁阿拉丁也悠然自得的在其中时,摩儿迦娜按捺不住了,贾法尔急忙上前“摩儿迦娜小姐,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回宫殿处理,这里真的不适合。”

“摩、摩儿迦娜!!!”见状的阿里巴巴花容失色,原来嘴里那句“你们干脆都当我的王妃吧”戛然而止,急忙从人群中窜了出来。

“等、等一下,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啊咧?阿里巴巴君你说的好奇怪哦,就像是……”

“咦——摩儿姐姐你怎么来了!!!”

 

“是我带摩儿迦娜小姐过来的”本打算见机行事控制住摩儿迦娜顺便再一旁看好戏的贾法尔忍不住了。

无奈两人一脸:你怎么就背叛我们了呢?贾法尔忽略眼前的怨念,用余光打量着摩儿迦娜地动向。

 

摩儿迦娜缓步先前走去,从惊人的魄力和勉强残存的地板来看,真的很生气的摩儿迦娜很给贾法尔面子了。

眼前少女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两个人的身上,难以言喻的疼痛遍及全身。

“阿里巴巴先生”

“呃,在、在!”

“麻烦您不要带阿拉丁到这种地方来,他还小”

 

 

 

 

 

摩儿迦娜回到宫殿,仍是带着股莫名的压抑,向马斯鲁尔就明天的事训练请假后,回到房间再次一把头埋进枕头里。

 

 

 

 

约定的日子到了。摩儿迦娜向来早起,也不必过多烦恼穿戴问题。正打算穿过中庭去寻找阿里巴巴和阿拉丁时,撞见了毫不掩饰、大大咧咧掐架的迦尔鲁卡和雅姆哈莱。

 

“摩儿迦娜那么早要去哪里?”

“迦尔鲁卡先生和雅姆哈莱小姐日安。我正打算去和阿里巴巴先生、阿拉丁碰面,之前和他们约好了上街。”

“呀,摩儿迦娜怎么可以穿得那么朴素去约会呢!”

摩儿迦娜懵了,雅姆哈莱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位法那利斯的小姑娘渐渐泛起红晕和发色的有一拼。

啊、啊。马斯鲁尔怎么就一直板着脸呢,同样都是法那利斯,肯定会更精彩的呀。

“不不不!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和两位去街上买东西,不是什么约会!”随即,少女便踏着让贾法尔最为害怕的步伐快步离去。

 

 

 

 

 

有约在先,那么男生那方就该早到,这点起码的礼仪阿里巴巴不在话下。倒是一旁不断向路过的大姐姐搭讪的胡闹小鬼让阿里巴巴省不了心,这位迷宫攻略者的侦查能力得到飞跃性的提高——留意身边的magi,防止其偷吃周边店内食物;观察摩儿迦娜的动向,随时准备迎接;若是撞见宫廷里的侍者还要想尽办法躲着,实在不行也要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摩儿迦娜,这边!”

“啊,摩儿姐来啦!”

脸上的红晕略微褪去,看到约定的另一方似是早就在等候的样子,摩儿迦娜低下头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

“没什么,我们也才来没多久。”早上好好梳洗了一番,甚至还费了一番心思挑选好耳环的阿里巴巴对仍是便服的摩儿迦娜有了点小小的失落。

 

“请问今天是要去买些什么呢?”

“唔……只是说逛逛,摩儿姐想看什么呢?”

辛德利亚的街道上便出现了黄蓝红三个脑袋,最小个的十分欢乐地摇晃着两边的手。

 

当阿里巴巴为摩儿迦娜介绍第三家服装店的时候,摩儿迦娜终于忍受不了了

“不好意思,阿里巴巴先生,我不是特别需要衣服,而且这类衣服很不方便行动的”

“摩儿迦娜不要一直想着战斗的事啦,日常的话这种衣服也是……”

“阿里巴巴先生那只是你的爱好吧”

眼前是整排的超豪华长裙

“哇哦,阿里巴巴君的怪癖诶!”

“你小子不要插嘴!”仿佛是被摩儿迦娜看穿心思的阿里巴巴懊恼的冲着阿拉丁大吼着

 

“你看那边。”

“现在的年轻人啊……”

“你说还真不是,我在他们那个年纪的时候还跟着父母帮忙家务呢,好啊,人家都成了家,孩子都那么大了”

 

一旁的几位家庭主妇的闲聊被三人听得霎时清晰,摩儿迦娜别过了头,两手托着鼓起的腮帮子,阿里巴巴则是尴尬的挠着后脑勺

 

 

 

打破尴尬氛围的是阿拉丁

“爸爸、妈妈,我饿了啊,我们去吃点什么吧?”当然,这只是让两人更为窘迫不已。

说着,阿拉丁煞有介事的拉着两人的手,愉快的、蹦跳着走向店外,摩儿迦娜抱着:还是赶快离开吧,不要再给阿里巴巴先生添麻烦了的心态,顺从的跟着阿拉丁走,而阿里巴巴显然对阿拉丁的那句话十分关注,嘴里喊着“吚——阿、阿拉丁!”

 

 

 

依着阿拉丁的意思,三人便开始了旁人看来似是吃遍辛德利亚的旅途。实际上主要是阿拉丁和摩儿迦娜在吃,阿里巴巴忙着砍价和付钱罢了。

慌忙之余的阿里巴巴看着两人幸福的吃相不禁萌生了:真是像之前说的那样也不错啊。的念头,虽然成年了但还是处男的阿里巴巴几次三番被自己的想法弄得不知所措。

 

 

啊,那个是……

忽然被一旁的首饰店所吸引的阿里巴巴胡乱给肉铺的店主塞了点钱,说什么不够待会儿再说,径直走了过去。

“店主在么?”

“恩,怎么了?先生看中本店的首饰了么?”

“啊,恩……”阿里巴巴指了指庄重的陈放在柜台上的项链,“这个,多少钱?”

店主上下打量了一番阿里巴巴,“是买给女朋友的吗?”还若有所思的把目光转向了不远处肉铺那儿一头红发的女孩。

阿里巴巴先是红了脸,随后咬了咬牙

“对、对呀。那么您看,给我点优惠怎么样?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大财主啊,但我们交往两周年马上就要到了,你说对吧,我总得……”

看着阿里巴巴滔滔不绝讲下去的店主突然大笑着拍了拍阿里巴巴的肩,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的,阿里巴巴似是感到电流穿过身体。

“不错嘛,年轻是好啊。行!就给你便宜点!”

“店主您果然通情达理”

……

生怕被那边两人发现的阿里巴巴赶快结了账,再三道谢后,把包着项链的包裹藏在衣服中,向肉铺跑去。

 

 

 

等回过神来,亦或是说等两人吃饱了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阿里巴巴感受到了比攻略迷宫还要严重的疲惫感,即使是摩儿迦娜,作为女生的敏锐还是有的(实际上更多的是作为动物的直觉),见此情形,落落大方的摩儿迦娜放下手中的食物,背对着阿里巴巴蹲了下来,回头道:“阿里巴巴先生,您累了吗?要不我背你吧”

就这样,阿里巴巴本已足够脆弱的心灵再次受到重创。

“不不不不,我没什么,不要紧的摩儿迦娜。”强颜欢笑的嘴角明显有些抽搐

 

 

 

站在宫殿的走廊内,摩儿迦娜忽的转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真的十分感谢二位,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们的好意!”

 

 

 

 

第二天醒来的摩儿迦娜总觉得昨天的事情好似在做梦,又好似在梦中看到了阿里巴巴微笑着向她伸出了手。

将双臂遮住双眼,摩儿迦娜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

如果我不是作为战友,不是法纳利斯,那若是碰上阿里巴巴先生,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该有多好。

 

 

当然这之后,现实的少女把想法转变为了:我要作为一位战友,好好报答阿里巴巴先生。

 

 

 

 

 

 

 

“再见了——阿里巴巴君!摩儿姐姐!下次再见吧!!”

 

“那我也要走了。要保重啊摩儿迦娜。”

 

“好的。”

 

“…………”

 

“啊对了!!”

 

“!?”

 

“关于你的那个眷属器!”

 

“?”

 

“因为它是我的阿蒙德眷属器、只要我的金属器不离身、你就可以使用它的力量。”

 

“是这样吗。”

 

“啊啊、所以你就放心吧!”

 

“?”

 

“我是绝对不会将金属器离手的!那个、就算你很强……万一遇到危险的话我也能够成为你的力量啊!”

 

“……非常感谢。”

 

“还有、给你这个。”

 

“?”

 

“……!?这、这是……!?”

 

“是备用的眷属器啦!要是你的臂环坏了的话方便眷属转移的……也需要别的一直戴在身上的金属吧?所以这个、你要一直戴在身上哦!”

 

“…………”

 

谢谢您,阿里巴巴先生

 

哪怕是在梦中也好,就让我感受一次吧,阿里巴巴先生的关爱。或许希望不是作为战友呢……


好想画画!!!

这是什么杀回来了的节奏?我真的不适合这种长期经营的东西啊QAQ

我的信息课哪有这么愉悦第二弹

我的信息课哪有这么愉悦第一弹

外省市和上海差好多QAQ放眼望去全是白色的天。好压抑。

对不起我不该手贱随手瞎涂的第三弹
我在等待理科挂科。